-Litost-

刺猬不想伤人。

—— <艾利>蹩脚表演

是给螃蟹仔的生贺(对不起晚了好久
是在上课时摸鱼写的所以很短很仓促(捂脸

利威尔一连三天出去应酬上头,回来时累倒在床上——艾伦的床上。

“诶!?”艾伦从训练场上回来,就发现自己阔别几日的恋人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发出的不小的惊叫引得门外仍未走远的伙伴们前来查看,但都被艾伦尴尬的笑容挡在门外。

利威尔是前段时间答应与他交往的,但也并不是因为什么爱情至上的理由,他的原话是“如果这能让你安心的话”。所以艾伦一直都是不确定着的,他不确定利威尔的感情,不确定他们俩的关系能延续多久,不确定自己是否值得。

他们的关系并不亲昵,没有牵手,没有拥抱,没有亲吻,更没有那些艾伦只是想着脸就红得不行的事。利威尔与他平时的接触最多不...

—— 痴汉艾伦少年关于利威尔的无尽白日梦幻想~好想操哭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

Ragnarok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我跟你说不要看不要看,你怎么还是点进来了呢,真不乖...

—— <艾利>狼

原作背景 ooc严重(真的很严重

眼睛很亮的一个小鬼。

这是利威尔第一次见到艾伦时的印象。是绿色的眸子,不过并不像那种石上苔藓的暗绿,那让人觉得恶心阴冷。似乎也并不是草原的那种很辽远的颜色,那更像是一团绿色的火焰,熊熊地跳跃着。

他望向自己的时候,眼睛会突然闪起来,比起像看见爱慕的事物,倒不如说是像狗望见了主人,让人不禁想…摸一摸他的头。不过自己还是选择了捶他。

艾伦从来就不否认被人说犬系,虽然一开始并不适应,不过当他们提到“利威尔”三个字时,自己就只顾偷笑了。

后来他们俩正式开始交往,艾伦总是用亮晶晶的目光望着他,利威尔总会伸手挡住他的双眼,说:“都能看到晃着的尾巴了。”

——不过,那个那么犬系的臭小鬼...

—— <艾利>I Never

现代paro ooc严重

今天是艾伦·耶格尔二十岁的生日。

于是,在他的要求下,利威尔陪同他一起在屋顶看星星。

“小鬼真无聊。”利威尔在踏上屋顶的第一块瓦片时就说道,他还真的不是太习惯这种年轻人的浪漫呐,“嘛。既然都已经上来了。就当是给你的礼物好了。”

艾伦把头转过去,眼角都带着笑,“谢谢。”

利威尔本来以为艾伦会讲一大堆什么利威尔最可爱了利威尔超赞超喜欢利威尔这样的话,没想到他的语气这么从容。偏头端详这个已经成年的小鬼,好像稚气是脱去了不少。五官变得更硬朗更立体,肩膀变得更宽更厚,冒出了许多肌肉…还有那可恨的身高。

“陪我玩个游戏吧,利威尔。”艾伦的语气中带着一种不可否决,神情却是软得让...

—— <艾利>栓子

当作是那篇【敢不敢】的后续故事吧(●´∀`●)

现代paro ooc严重 默认十岁年龄差

艾伦一直有一件事情没跟利威尔提起过。

这还要从很多年前的夏天说起了。那年天气很热,吹过来的风都是烫的。小艾伦和自家的小柴犬一起摊在院子的石板地上,伸着舌头散热,手里的小蒲扇时不时扇动,小柴犬也跟着凉快。很不爽的是,自己现在被扣着,应该说是被栓着,是用来防止他跑出去疯玩的。

知了好吵。本来就已热得很烦躁的小孩子现在更是失掉耐性,伸手拾起身旁的小石头朝那棵“吱——”地叫着的树。

“咚。”意料之中的闷响。

“啊!”意料之外的惊叫。

竟…竟然砸到人啦!熊孩子小艾伦把扇子一扔跑到门边看,小柴犬也跟了上去,兴致满满地摇...

—— <艾利>敢不敢【生贺】

现代paro ooc严重

一切开始得有点莫名其妙。

那个十五岁的小鬼拿着一个空的糖果罐凑到他面前,问他:“利威尔,敢不敢跟我赌一场。”虽是问句,语气却是笃定得莫名其妙。

更莫名其妙的是,自己竟然答应了。

几年间,他们当然不止像当时艾伦说的赌一次,而是反反复复赌了一次又一次,那个糖果罐都不知道在他们之间来回了多少次。

这种游戏是疯狂而幼稚的。艾伦和利威尔也都是。

艾伦第一次穿女仆装,利威尔第一次穿水手服;艾伦第一次冒死揪下埃尔文的假发,利威尔第一次烧光韩吉的巨人周边;艾伦第一次只穿内裤在全系人面前跑,利威尔第一次穿着特别明显的高跷在办公楼里走。

这种病态的游戏在艾伦于毕业晚会上喝醉那天渐渐变得残忍起来。

“…利...

—— <艾利>味道

现代paro ooc十分严重

艾伦觉得利威尔身上有一种干净到神经质的味道。

浓浓的薄荷沐浴露味,仿佛能看见他仔仔细细洗过一遍又一遍以保证清洁。就像他本人的性格一样,薄凉却温柔。

艾伦会在利威尔捧书阅读时把他揽在怀中,充当他的人肉沙发。

把鼻子贴在他黑发上反反复复地闻恋人清爽的味道,偶尔在他翻书时还会有极淡的石墨味夹在其中。

他向被嗅到有点炸毛的恋人解释的是薄荷的味道很醒神可以一起阅读,但其实是“利威尔”的味道让他的大脑一下子清醒过来。

艾伦会从后面掐着煎着鸡蛋培根的利威尔的腰,把脑袋搁在他的肩上。

这个时候的利威尔好像从云层被拉下人间,清冽的气息中融进了烟火味,让艾伦不由地有一种归属感。

虽然被嫌很碍事,但是...

返回顶部
©-Lit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