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ost-

刺猬不想伤人。

—— <艾利>把心脏以外的部分献给你

原作背景 ooc十分严重


快要到了。他们现在正为了夺回玛利亚之墙的最后一战紧张着,艾伦身边的战友换了一波又一波,自己在第一次面对利威尔班全灭时的悲怆在时间的磨砺之下渐渐变得习惯甚至接近麻木,变得能够理解利威尔面对这些是的冷静。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艾伦对利威尔的感情渐渐从儿时开始的仰慕变成了喜爱。总是想要更多地看见他,想要更多地接近他,想要更多地了解他。

艾伦当然明白在现在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丢掉性命的时局下,这种喜欢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可也正因为这样,他更是加倍地努力着要成为利威尔的一把利刃,把这种感情埋在心里化作与他并肩驱逐巨人的动力。

在这个临战的夜晚,在对明天的生死的未知中,艾伦还是按耐不住想要告诉利威尔了。告诉他这些年来自己每一次望见他时的悸动,每一次开口说话之前莫名的紧张,每一次想念时身体难耐的颤抖。

“我喜欢你,利威尔兵长。喜欢到心脏都要爆炸了。”

面前这个高大强壮了不少的男人用那双温柔的绿眸盯着自己,用着小心翼翼的语气握着拳头,声音都是颤着的。

“明天要干什么你知道的吧。”

“…是的。”

“那就收起你那幼稚的喜欢给我做好准备!还有,你的心脏已经献给了人类了。”利威尔与平日无异的冷淡语气对艾伦来说正是最大的残忍,他只能咬紧牙关生硬地应答然后转身回去。

第二天醒来后艾伦无数遍警告自己,昨天的失败应该是在意料之中的,不能影响到今天的战斗。然后深呼吸,穿好制服,挺直身板,一如往常地步出房门。



利威尔迅速地解决掉3头十五米级,在废旧的房檐上站定,经过数年训练变得强大起来的艾伦也利落地砍掉两头十米级的,稳稳地落定在利威尔对面的屋顶。利威尔看见艾伦心情有点复杂,本以为他今天肯定心不在焉地,没想到现在心有杂念的竟是自己。

只不过是几秒钟的脑子放空,身后竟有一头速度极快五米级的向自己袭来,利威尔马上调整回状态,躲过他的手掌,绕过他的身侧,双手一挥它就倒下了。头顶上空忽地被黑暗笼罩,才准备行动起来,艾伦就砍掉了它的足跟。

但没想到的是从右后方飞跃下来一头奇行种,以立体机动装置反应不过来的速度一掌拍在了艾伦的身上。利威尔瞳孔瞬间放大,立刻腾空砍掉了它,却因为早已制定好的作战计划,不得不抛下重伤的属下。

再次回到艾伦被袭击的地方已经是一段时间后了,现在的艾伦并不是像之前那样冒着一大股蒸汽快速地自愈,而是虚弱地倒在地上。

他抱着没了半边身体血肉模糊的艾伦时,他眼里原来总是跳跃着的青绿慢慢黯淡,慢慢失了光彩,像一个黑暗无底的深渊。他缓缓举起手靠近了自己的右脸,在快要触到时却停了下来,“…利威尔兵长…别抱着我了…我…身上太脏…”

一下抓住他的手覆上自己的脸,“…你一点都不脏!”之前对着要牺牲了的战友明明有一大堆的誓言和坚定的话语,对着这个出战前才对自己表过白的小鬼却颤着嘴唇不知道能说什么。他终于明白韩吉说的“爱无非就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舍不得”了。他不想艾伦死,他不准艾伦死,他舍不得艾伦死啊…他爱他。

“…兵长…我的心脏献给了…人类…除此之外…我愿意全部都…献给…你…”他从那对已变得暗绿的眼瞳中看见了自己,看见了艾伦就算是在生命的尽头也想给予他的温柔。

他的心脏,那颗发了誓要献给人类的心脏,为怀里奄奄一息的人硬生生地疼着。



后来,这场战役人类大获全胜。

利威尔却觉得一败涂地。

他把艾伦带了回去,如今正在徐徐地冒出蒸汽,不过韩吉说,“艾伦生命力再强,恐怕也撑不到以他现在的自愈速度把自己治好的时候。”

已经两周了,艾伦的下肢都长了回来,却迟迟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安静地躺在那里,——像死了一样。

三笠握着艾伦的手一遍一遍地唤他的名字,爱尔敏跟他讲幼时对外面世界的种种向往;萨莎掰开一小半白薯说着“我分你一点你快醒吧”却被柯尼吃掉;被尤弥尔护在怀里的赫里斯塔皱着眉头祈祷着他早日醒来;让唱着独角戏自顾自地挑衅着床上一动不动的人然后没意思地离开。

韩吉给他浇水像神婆一样喊着“小艾伦呐快快长大吧利威尔等着你呢”;埃尔文静静地站在床前,深深叹气摇着头走了。

利威尔无数次地确定他薄弱的呼吸和微弱的心跳,每一次都是长舒一口气然后脱力倒在一边的椅子上。他半睁着眼睛,无力地摸着他之前碰过的右脸。

“你睡很久了啊艾伦。如果我说我答应你之前的表白,你会不会醒过来?”这天的利威尔依旧对着艾伦说话,就算明知他不会回答,还是这样说着。“那天我突然发现我居然也喜欢上你了,可是你现在就这样躺着会不会太不负责任了点?喂。听到了就要回答啊不懂礼貌的小鬼。”

“抱歉…”床上的人突然动着干涩的嘴唇吐出两个虚软却清晰的字眼。

利威尔第一次感觉这么想哭。

“…终于舍得醒了啊混蛋。”



又过了一段时间,艾伦完全恢复,表示昏睡期间大家说的话自己都听见了,包括某人的真情告白。于是高兴地抱得美人(?)归。

“利威尔有多喜欢我啊?”刚痊愈的艾伦对仍舍不得揍他的利威尔很是有恃无恐,在一记深吻后揽着他的腰问着。

“…”想要逃避问题的某人以害羞为由缩进恋人的怀抱。

“嗯?”不依不饶地揉着他敏感的腰眼想要一个准确答案。

“…唔。大概…也就是愿意把除心脏以外的部分给你的程度吧。”

评论(2)
热度(10)
返回顶部
©-Lit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