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ost-

刺猬不想伤人。

—— <艾利>敢不敢【生贺】

现代paro ooc严重


一切开始得有点莫名其妙。

那个十五岁的小鬼拿着一个空的糖果罐凑到他面前,问他:“利威尔,敢不敢跟我赌一场。”虽是问句,语气却是笃定得莫名其妙。

更莫名其妙的是,自己竟然答应了。

几年间,他们当然不止像当时艾伦说的赌一次,而是反反复复赌了一次又一次,那个糖果罐都不知道在他们之间来回了多少次。

这种游戏是疯狂而幼稚的。艾伦和利威尔也都是。

艾伦第一次穿女仆装,利威尔第一次穿水手服;艾伦第一次冒死揪下埃尔文的假发,利威尔第一次烧光韩吉的巨人周边;艾伦第一次只穿内裤在全系人面前跑,利威尔第一次穿着特别明显的高跷在办公楼里走。


这种病态的游戏在艾伦于毕业晚会上喝醉那天渐渐变得残忍起来。

“…利威尔,我喜欢你。”他的表情像是面临生死大关似的认真,眼神亦是前所未有的坚定。——但他毕竟是喝醉了,就是他说再多,平时的利威尔也不会全信。

可那晚的利威尔却动摇了,他印象中喝醉酒说胡话的艾伦眼神是迷离涣散的,语气中都是乱糟糟的笑意。可向他表白的艾伦那样一副肯定的样子,就像某次艾伦让利威尔在大街上像小学生一样念的那段话,——他的眼睛里藏着整个宇宙,但却愿意为了我驱走所有陨石。

他跟艾伦之间的关系很暧昧很复杂,艾伦愿意在下着暴雨的夜晚为了给他买一块蛋糕而在风雨中徒步走六条街,自己也曾像个女人一样用头抵着他的胸口黏糊糊地撒娇。——只不过都是在那个糖果罐的驱使下。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利威尔的确在这些无理取闹的赌局中感受到了自己对艾伦的喜欢。

“说爱我。”艾伦把那只上色极幼稚的糖果罐摆在他的面前,“敢不敢?”

他并没有说不敢的权利,他只能接过来,颤着声音,在他耳畔轻轻的说,“我爱你。”也像是在道出自己的心声一样,利威尔的声音中甚至带有一点虔诚的意味。

艾伦是年轻的,他有大把的时光去疯狂,去浪费,去追求他心中的追求。他有足够的资本去爱和被爱,承诺与被承诺,欺骗与被欺骗。他可以无限次地反悔去开幼稚的玩笑。

可是利威尔却已经累了。他比他年长那么多,一切狂妄都早已在消逝的青春中落上尘灰。他也许能够与他不顾一切地打赌,但却已不能轰轰烈烈地再次陷进恋爱的风暴里了,尤其是与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认真的小鬼。

“敢不敢,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利威尔胡乱把罐子扔回去,“你没有说不敢的权利!我没有经受任何不确定因素的力气了!”然后狼狈地拾起外套逃跑了,他从未曾觉得原来有一个人能够让自己这样慌张。

艾伦呆滞地望着那个依旧鲜艳着的铁罐子,再望望那个仓促的背影,眼神变得越来越空洞,然后无力地向后倒去。

利威尔真的没有给他再见的机会了,那个糖果罐子呆在那个柜子里蒙上了一层灰。


但是,艾伦在几年后又一次遇见了他。在那个清冷的酒吧里,他孑然一身,缓缓地喝着杯子里的烈酒,吞咽的时候因为消瘦而凸出的喉结滑动,是性感的,是漂亮的。这时的艾伦早已不顾什么赌约,脑子里面不断地冒着不能再让他跑掉了的念头,一把抓住利威尔的手臂往外拽。

利威尔是惊讶的,亦是在心里暗喜着的。他仿佛是期待这样的画面很久很久了。他看见了艾伦眼里的喜悦和急切,看见了一种凌乱的真实。

原来他也是这般重视着他的呀。

那个久违了的糖果罐子被塞到手里。“利威尔,过了这么久我还是喜欢你,就算你再逃多无数次答案也是一样,不,我不会再让你逃走了。”

“我…”

“一辈子呆在我身边。敢不敢?”跟那时候一样,又是一片没有陨石的宇宙,仿佛自己是被温柔包围着的一颗孤独的小星球那样。

“…敢!”利威尔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竟然答应了这样一个万劫不复的赌约。

艾伦像是松了一口气,拥住他,“十年了。从把糖果罐给你到现在已经十年了。”

“有礼物吗。”利威尔只是开玩笑的说着。

“有。”艾伦望着他珍视着的小星球,“那个罐子并不是空的。”



那个罐子的确不是空的,里面有一张纸条。

我爱你,从来不是打赌。
——艾伦·耶格尔 十五岁



w是答应了给凹酱【这样叫可以吧】的生贺!

已经晚了几个小时,真的对不起!但谁叫我不到半夜就没有脑洞呢orz

这个梗是来自法国电影《两小无猜》,真的是很病态的浪漫呐。

评论(23)
热度(27)
返回顶部
©-Lit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