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ost-

刺猬不想伤人。

—— <艾利>栓子

当作是那篇【敢不敢】的后续故事吧(●´∀`●)

现代paro ooc严重 默认十岁年龄差


艾伦一直有一件事情没跟利威尔提起过。

这还要从很多年前的夏天说起了。那年天气很热,吹过来的风都是烫的。小艾伦和自家的小柴犬一起摊在院子的石板地上,伸着舌头散热,手里的小蒲扇时不时扇动,小柴犬也跟着凉快。很不爽的是,自己现在被扣着,应该说是被栓着,是用来防止他跑出去疯玩的。

知了好吵。本来就已热得很烦躁的小孩子现在更是失掉耐性,伸手拾起身旁的小石头朝那棵“吱——”地叫着的树。

“咚。”意料之中的闷响。

“啊!”意料之外的惊叫。

竟…竟然砸到人啦!熊孩子小艾伦把扇子一扔跑到门边看,小柴犬也跟了上去,兴致满满地摇着尾巴。

“…真的很不好意思!”眼前的人穿着高中生制服,眼神却是超越同龄人地凛冽,身高也出乎意料地…低调。他就那样低着头盯着艾伦。

“原来是个小鬼啊。还被拴着。”他刚要走,看见歪头不明所以的小柴犬,蹲下来摸摸它的头,神情比对着他温柔多了太多!“…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嘁。无聊的小鬼。”嘴上这么说着,手却是从包里拿出一罐糖扔给他。“利威尔。”

七岁的艾伦捧着手里的糖果罐子,嘴咧得不能再开,简直要笑出一朵花儿来。他的心里比这罐子的糖要甜蜜上几百倍,真是个十分温柔的人呐。

回过神来,好人利威尔却已经消失了。自己无奈被栓住,想找也找不到了。


艾伦十五岁,又再一次看见那个在自己七岁的夏天留下一罐糖的身影。终于找到你了。

——初次见面,我叫艾伦·耶格尔。


而现在——

“艾伦呐,我总觉得你的狗很眼熟啊。”利威尔挠着大只的柴犬毛茸茸的脖颈,它撒娇地蹭蹭他的手,笑眯眯地【我坚信动物们都是会笑的o(`・ω´・+o) 】。

“我们的狗。我们合法了的,利威尔。”看着面前的一妻(?)一犬笑着纠正,还举起了左手,戒指上明晃晃地刻着“Levi's”。

“…是是。”看见那串打着赌幼稚地刻上去疑似某个品牌的字,脸可疑地红了一下。“‘我们’的狗。还有那个之前用来打赌的糖果罐子,总觉得一定是在哪里见过啊。”

“你是见过。”顺着他的话肯定地点点头。

唔。自己是在他十五岁的时候遇见他的,之前自己两年都是在浑浑噩噩中过的,别说这种干净的狗了,连比较有活力的东西他都没接触过。再之前就是大学,自己基本上都在睡觉,身边也并没有什么人吃糖呐。再之前就是高中了,他住的那一条街全都是恶犬和抽着烟的讨厌鬼,根本没——,不对,有一次自己被砸到了然后…

“别想了,睡午觉吧。利威尔·耶格尔。”丈夫(w)轻拍自己的额头,接着就直接抱起来进房间了。

…嘛,不想了。反正重要的是现在,利威尔看了一眼环在自己无名指上栓住了他的小栓子——“Eren's”。

评论(21)
热度(10)
返回顶部
©-Lito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