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ost-

刺猬不想伤人。

—— <艾利>蹩脚表演

是给螃蟹仔的生贺(对不起晚了好久
是在上课时摸鱼写的所以很短很仓促(捂脸



利威尔一连三天出去应酬上头,回来时累倒在床上——艾伦的床上。

“诶!?”艾伦从训练场上回来,就发现自己阔别几日的恋人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发出的不小的惊叫引得门外仍未走远的伙伴们前来查看,但都被艾伦尴尬的笑容挡在门外。

利威尔是前段时间答应与他交往的,但也并不是因为什么爱情至上的理由,他的原话是“如果这能让你安心的话”。所以艾伦一直都是不确定着的,他不确定利威尔的感情,不确定他们俩的关系能延续多久,不确定自己是否值得。

他们的关系并不亲昵,没有牵手,没有拥抱,没有亲吻,更没有那些艾伦只是想着脸就红得不行的事。利威尔与他平时的接触最多不过是格斗训练,有时还会揉一下他的头。

所以艾伦很庆幸利威尔在无比的劳累后能到自己的房间里休息,尽管有可能只是他懒得走到曲折的走廊尽头的自己的房间罢了。正因为这种与恋人独处的时间极少,所以他赶走了好奇担心的青梅竹马,况且利威尔应该也不希望有人来打扰他难得清静的片刻。

“真好…”艾伦伏在床头看着睡得安稳的人,不由地感叹。利威尔的睡着的样子很无害,一点都不像平时总是冷清凶狠的兵长大人。他凶巴巴的眼神被掩在轻轻闭上的眼睑底下,细长的睫毛在微弱的起伏中轻轻地颤。他的呼吸平稳,气息中卷着艾伦喜欢的那阵薄荷味。

艾伦忍不住想要把头凑近一点、再近一点、再近一点点。他尽量地将凌乱的呼吸声调到最小,按住胸口一直喧闹着的地方。尽管是咽了一次次口水也没能让干涩的喉咙稍微舒坦。

然后,在利威尔的脸颊上很轻地吻了一下。

跑掉了啊…臭小鬼。利威尔侧过身子陷到床铺里。

利威尔今天早一点的时候才从中央那群大腹便便的大臣贵族们身边逃回来。真是受不了那群猪猡啊,口里一股腥臭,不停地在一开一合间夹着肮脏的唾沫喷洒出来,戴满了金饰珍宝的肿胖的手还故作亲昵地拍在自己的身上…啧,想想就恶心。

舟车劳顿身心疲惫地回到兵团,本想好好先睡一觉,不过出于对自身臭烘烘味道的厌恶感,利威尔还是从沙发上拖着沉重的身子去澡堂解决个人卫生问题。回来虽说是干净了不少,而且睡意也有所减退,只不过身体还是疲惫着的。但望着远在走廊尽头的自己的房间…唉。

于是走进了艾伦的房间。

虽然说艾伦得到了一定的信任从地下室搬上来了,不过还是要安排在一个相对保险的地方——在走廊右侧第三间,那里旁边就是一个大的杂物间,他要是突然巨人化了,里面安装着的一些用作固定的器械就会被触发从而限制住艾伦。

而且离利威尔的房间也只有一个拐角的距离,也就是说,利威尔从艾伦的房门前走到自己的房间根本不用费什么劲。

可是利威尔还是走进了【艾伦】的房里,躺在【艾伦】的床上,半睡着等着【艾伦】的回来。

门开了。有艾伦那两个青梅竹马的声音。

门关上了。

利威尔是清醒着的,仔细地听着在几平米间不大的声响。有脚步声,虽然声音的主人试图轻一点,不过鞋头在触到地面上时还是发出了一点点声音。有呼吸声,热烘烘地喷在脖颈间,痒痒麻麻的很想…再更近一点。

突然——艾伦亲吻了自己的脸颊。

利威尔大脑一片空白。过了好一阵才才反应过来,肇事者红着耳朵慌张逃离了。

——可恶。自己心跳好快。 艾伦…艾伦…艾伦。这个像鞋盒一样的小小空间里都是艾伦的味道,枕头上是、被窝里是、房间里充斥着满满都是。好像自己心里脑子里也都是了。

不过嘛…幸好没有让那个小鬼看见,不然一定会像狗一样得意地在他面前睁着闪亮亮的眼睛晃尾巴。




——可恶。利威尔兵长的心跳好快。

门外的艾伦捂脸蹲着这样想着。

评论(7)
热度(19)
返回顶部
©-Litost- | Powered by LOFTER